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闪之轨迹][クロリン]暗恋

以前写的,当时觉得太潦草了想要改改,现在也不知道往哪个方向改……

《秘密》的话,算是延续了这篇的设定吧。

……标题的画风哪里不太对就是了。

对了警告内容有剧透(……事到如今?


-----

库洛那时候在想,我确实是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思考得很冷静,像《C》一样。但他又清醒地感到自己过于冷静了,实在是太像《C》。好吧,那是因为本来就只有《C》。

《C》想,我确实是喜欢上了里恩。


这听起来非常地滑稽。《C》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比如策划一两个恐怖活动,又或者是再策划第三个第四个。抽空的时候还要扮演一个普通的19岁,在校园里画风能不显得太违和。练双刃剑的时间总是不够,所幸之前握了太久,从学校里赶回去当恐怖分子时也不那么手生。在这些密集的日程表之中,他居然还可以拨出一份心思,来感到自己对里恩有那么一部分感情。

也许还不够忙,而演戏的时间又太充足。


库洛当然不至于没有恋爱经验。又或者库洛这样的青年随时都可以拿出很多场恋爱过往。但是《C》总归是没有的。《C》要去接近一个人——不管对方是男是女,总要是有一点规划,一点目的的。他有过财政吃紧的时期,也就不喜欢浪费。当然里恩身上还有着一些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的秘密,又是7组的leader,离他近一些肯定不至于吃亏。库洛对对象的性别并没到非常坚持不可动摇的地步,《C》则是对此毫不关心。或许年幼的时候库洛也会有很多对细节的纠结,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就会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库洛与自己曾拥有的一切一同死去了,而《C》活了下来。他尝试扮演库洛,但角色设定上大抵总会有一点微妙的不同。他还在努力记住库洛,不过库洛长到这个岁数到底会怎样呢,他并不清楚。

只是那又有什么重要。无所谓,做人要向前看。


复仇者的人生之路说实在的很无趣。跟同志谈天,也不可能主题太丰富,总得围绕一些中心和基本点。《C》不喜欢讲很多自己的人生故事,只有要拿一些例子激励同伴时他觉得可以说说。如果可以吸引到新的战友,他也不在乎要说几遍。要是没有尽可能利用资源的决心,往前走也不会太远。


所以他考虑了一下与里恩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合理性。但这好像没什么值得评估的,过度的接触显然增加暴露的风险,而亲密关系是否有助于将里恩拉至己方呢?首先目前里恩的战斗力并没有达到特别吸引人的程度,而转换至白发红眸的状态似乎尚未稳定;其次里恩应该很难接受身为《C》的自己……无论怎么说都是危害到了不相关的平民,拥有过剩正义感的少年大概会感到愤怒吧。假使有可能,《C》也不想将无辜人士牵扯进来,但是既然自己早就做出了选择,那么就算成为恶魔也是不可避免的。

显然按照原定计划袭击士官学院将学生扣留为人质才是比较合理的方案……以旁观者的角度而言,《C》很欣赏7组在突发事件时的机动性。正因为如此,敌对的时候也希望能尽快将不可预料的部分排除。是否以见血的方式结束比较好呢……库洛想了想,还是决定先以俘虏为主。《C》也认可这是出于对于舆论的应对,毕竟残杀青少年比较容易激起民愤。


“在发什么呆啊,库洛?”

好友的呼唤将库洛拉回现实。大概是戒心有所降低,自己在里恩身边就陷入沉思。里恩看来已经逐渐习惯了非敬语的说话方式,不再需要匆忙改口了。当然库洛觉得之前总是急着自我纠正的里恩也很有趣。是的,哪样都好。

“啊……我在想啊,晚上不如叫上其他人聚个餐吧?宿舍也有厨房,可以一起做个饭?”

“诶?好啊,正好让莎朗小姐也休息一下,来尝尝我们做的料理。不过我对做饭还是不太擅长,常常需要大家帮忙呢……”

“同伴的意义不就是这样嘛,打架也好,做饭也好,一起就比较开心啊。”

“不可以打架啦。”

“嘛赌马的时候好像没什么用就是了。”

“禁止赌博啊!”

“要赶快联络大家,否则也许晚上已经有预定了呢……”

“恩,就交给你啦,leader。”

“并不是leader啦!”


“不过,库洛能提出这样的建议,我很高兴呢。”

“恩?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以前也有聚餐吧。”

“但是库洛都不太喜欢集体行动的样子啊……好像要保持神秘感似的……”

“基本我都有参加吧,别把我说得像不愿意融入集体一样啊!”

“你啊“,里恩笑了一声,想说点什么,又没说下去,而是从口袋里拿出ARCUS,开始拨号。


黑发的少年在自己眼前露出有一丝害羞的笑颜来。那不是他会在别人面前常有的表情,库洛觉得为此稍微感到一点自满也可以。

对方是如此地聪明,优秀,而且可爱。

《C》再次确认,我已经喜欢上了他。


所以,一定要记得跟里恩保持距离。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