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闪之轨迹][クロリン]秘密 sideB

风格跟sideA不是很一致(。)写的时间间隔比较长,跑偏的地方也请以宽容的心带过去吧。还有里恩其实没出场的地方……嘛反正上篇里学长也没出场……


------


“《C》,你在看什么呢?”

《S》问得很随意,脸上的神情却是认真的。听到她的声音,帝国解放战线的领导者就转过脸来。他手上有一张照片。美艳的女性伸手去拿,照片在空中停滞了那么半秒钟,上面附着的力量消失了,滑到她手里。


照片上是两个人普通地在说话,不普通的是《S》正好认识他们。

“这孩子是叫里恩吧?”她白皙的手指抚摸了一下照片里少年的脸颊,“长得挺可爱的。”

“不仅是长相可爱哦。作为后辈也好,同班同学也好,基本上是无可挑剔的。聪明,优秀,勇敢,能干,作战实力也强,虽然是个无药可救的老好人就是了。他所在的地方就能有很好的气氛,真不知道是为什么。”

《S》看着她滔滔不绝的同伴,表情十分复杂。像所有的女性一样,她的直觉总是敏锐的。她又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另一个人,看起来跟眼前的《C》长得一模一样。

”所以,就像我一直怀疑的,你对这个孩子……“

《C》露出非常疑惑的表情,然后又好像恍然大悟。

”我是挺喜欢他的,如果你是这个意思。“

”呃……你说的是我想的那样吗?你……“《S》吸了一口气,声音沉重了一点,”我们的引导人,是个同性爱者?“

不过她旋即看起来又变高兴了一些:”怪不得你对我始终没产生什么其他的兴趣。“

”……我们是同士,同志《S》,我觉得不要牵扯进这样的关系对整个战线比较好。“

当然《S》同意他的意见,但她还是很高兴这并不是自己的魅力问题。“那跟我谈谈他吧。”

“我以为八卦这一天性已经被你抛之脑后了。还有我也不是只喜欢男性。”

“哦好的,我们的领袖没有节操。”美丽的女性笑了起来,没隐藏在眼罩下的另一只眼睛弯弯,看起来并不像一个恐怖分子。

《C》想说什么,被她打断了。

”讲讲吧,你一定有很多话想说。“


那时她流露出一点点怜爱的眼神。《C》觉得自己并没有多少想说的,但也没有想隐瞒的意图。确实说出来在各种意味而言会比较好。

”他太好了,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喜欢上了。“

《C》的嘴角有一抹微笑。


他讲他们相遇的时候,当然那也是自己刻意的。讲他们去旧教学楼地下救里恩妹妹的事。讲出去实习一起合作击退魔兽的事。讲晚上对方有时会来自己寝室一起打牌的事。讲他和对方一起煮一道料理的事。诸如此类。他讲了有一会,并且没有忽略《S》的眼睛里的怜悯意味越来越重。她现在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倾听朋友恋爱烦恼的漂亮女子了,《C》这么想着,觉得有些好笑。


”所以,这是库洛和他一起经历的事情。“

他的讲述告一段落之后,《S》轻声地说。

”是啊,“《C》表示赞同,”不过真是遗憾,库洛这个身份是个谎言。“他抬起眼来看了一眼书桌上的行动计划,”等到真相揭露的那一天,他大概会受到伤害吧。“

在这么说的时候,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有时候也会感到歉意呢,明明是喜欢的人。“

”被我喜欢上,可真是没有什么好事啊。“


”……别那么说。“斯卡蕾特安抚地拍了拍《C》的背,不过看起来她一时也没找到什么可以劝慰的台词,“那你是不打算告诉他你的爱意了?话说这个孩子,是能接受男性好意的人吗。”

听到“爱意”这个词时《C》轻微地皱了一下眉头,好像对此无法认同一般。

“他……”他开口的时候稍微思考了两秒钟,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果跟他说清楚的话,也许他会答应也说不定呢。说得严重一点,没有他的话我的生命会变得苍白之类的。里恩就是这样的人,好像他活着的意义就是被人需要一样。我奇怪的是为什么目前为止没人这么做……”他收敛一些笑意,“真想给大小姐建议啊。”

斯卡蕾特又开始以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了。

“你跟我说这些,也并没有变得轻松吧?”


《C》在这时看上去又年轻起来,好像19岁的库洛一样。他语气变得温和。不,我觉得好多了,谢谢你,斯卡蕾特。

但他的眼睛没有在这么说。


《S》摇了摇她耀眼的红色长发。事实上,她也无法判断还能喜欢上他人的《C》是危险因素还是好的现象。不过有一件事她是确定的。

”你不会把私人感情带到我们的事业中来吧,同志《C》?“

”——怎么会呢。“

《C》微微睁大了眼睛。这让他显得无辜单纯。

”我是这样的人吗,同志《S》?我曾经做出过类似的事情吗?“

斯卡蕾特抱起了手臂。

“但以前你也没有爱上一个士官学院的男孩子啊。”

“那我在做出让你质疑的行为时你可以立刻攻击我。或者就现在,我不会躲你的剑的,你想往哪里刺?”

战线的领导人回答得连一秒也没有犹豫。《S》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放弃般地放下手臂。

”我可不喜欢对同士拔剑相向!而且你可不好对付呢。“

对于斯卡蕾特闹别扭一般的回应,《C》又重复了一遍,谢谢你。


”啊不过这张照片我要没收哦。“斯卡蕾特把那张胶片纸握在手里,“你应该会同意吧?”

“请,我正好不知道怎么处理它。拜托了。”

《C》的回答还是那么快,半秒也没有停顿。就好像他真的在等对方说这句话一样。


《S》走出房间后,将照片举在手中又看了一眼。

“……真可惜啊,是张好照片呢。”

在黑发的少年身边,银发的熟人露出的,大概是专属于库洛的笑颜。

“说成爱意也没错吧,都这样了也该承认啊……”她低声自语了一句,有点用力地踏着步走开了。高跟鞋的声音被地毯吸收了,一切归于平静。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