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闪之轨迹2][クロリン]我一无所有所以只能为你投身火海(2)

闪2捏他巴雷。

 

挤牙膏也没有这么慢的……时间少复健难(。

  

--------

 

先回过神来的是库洛,他拍了拍里恩的头,后者反应过来就放开了他。库洛探究地看向里恩的眼睛,而里恩只是直直地对视回来。

“真是长大了啊,都不会脸红了。不要用这么炽热的眼神盯着我啦,会有人嫉妒的哦。”

如果是六年前的里恩应该会立即吐槽回去,但现在的里恩只是点了点头说:“我怕我眨眼的时候,你就会从我的视线里跑开了。”

里恩满意地看到银发的好友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吗?当年那个可爱的小里恩到哪里去了?明明脸没有很大的变化啊……”库洛夸张地叹息一声,“说起来,过了几年了啊?”

“……”

六年了。虽然算不上太久,而且里恩也仍然年轻,但距离王座的最后一战已经六年了。我还能感觉到库洛的血流到我手上时的温度,里恩想。那可能从一开始就只是幻觉,却像火焰一样持续灼烧青年的心。他有很多想告诉库洛的话,但是他不能说那些,那不是开心的事情。而且现在库洛已经回来,那六年也就算不了什么。

“我二十三了,库洛现在比我小了吧?”

最终里恩只是笑着这么说。他偶尔会露出这种让人想守护的笑容来,尽管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那个保护别人的角色。他想起他还有别的重要说明非得传达给好友不可。虽然他一个字也不想说,但他感到由他来说明是一种不能逃避的责任。

 

“我有你必须知道的事情要告诉你。”里恩的表情变得严肃,“不过不是什么好消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银发的青年不禁喷笑。

“对一个这样的我而言,发生什么事都不值得过于惊讶吧。让我猜猜,奥斯本还活着?”

他看到里恩的眼睛睁大了,有点扳回一城的错觉。

“唉,我就知道,那家伙没那么容易死的。虽然如此我倒是被切切实实地穿了个洞……真是因果轮回啊。”库洛自嘲地笑笑,然后他注意到里恩还有话没说完,“怎么了?还有别的坏消息?”

“嗯……”在千百人面前发表演说也不会怯场的青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

库洛眼看着好友又深呼吸了三次,接着下定决心一般地开口了。

“奥斯本是我的生父。对不起,库洛,对不起。”

就算是死而复生的库洛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冲击的事实。但当他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之后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其他的感觉——除了迅速涌上的,对好友的怜爱之情。对方是个总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的笨蛋,对这件事一定无法释怀吧。

道着歉向自己低下头的里恩,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伸出手去,而里恩在被他碰到的瞬间肩膀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已经过了六年,变得比十七岁时更成熟的青年,好像等待审判一样站在自己面前。对方到底是要道什么歉呢?为了什么而道歉呢?明明完全不是他的错误。

库洛感到了强烈的感情波动。他脱离现世有一阵子,一时难以分辨那到底是愤怒还是其他。他只是被那股感情驱动着,用力将好友环在怀里。对方好像又变回十七岁的少年,而他只想让这个人觉得好过一点。

 

感觉世界又静止了那么一会。庆幸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会吐槽见个面你们是来回要抱多久,库洛放开里恩,掩饰般地顺手捏了捏前后辈君的脸。里恩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库洛一下子反应过来:“抱歉,手很凉吧。”

里恩摇了摇头,稍微犹豫了一秒,然后突然伸手握住库洛的手。像要让他感到暖和一些,又像是不肯放开他。

“虽然人是长大了……好像个子也长高了一点?但你还真是不会变啊……”库洛这次并没有抽回手去,“很辛苦吧,这几年。”

看到里恩又摇了摇头,库洛嘴角浮起苦笑:“真是的,不说我也能想象……你这么死脑筋的家伙,一定又把自己逼得太紧了。而且对于我之前的事情,也还是没法顺利接受,会在那边胡思乱想,觉得自己的力量不足之类的吧?”

他深深地看进好友绀紫的眼睛里去。

“对不起,给你留下了那么痛苦的回忆。虽然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但我也是希望你能够一直保持着笑容好好成长的……结果完全是扮演了一个打碎梦想的角色,哈哈,感觉这话说得有点无耻……”

“库洛不需要道歉啊!”青年将朋友的手握得更紧,“那些并不是库洛的错!”

“不不不虽然很感谢你出于友情的偏护不过我还是有很多错的地方……”

“——好了总之那种事情先放到一边。”

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库洛的抒情,里恩的眼神忽然变得锋利起来。

“那种事情?明明是百年一遇的本大爷的珍贵忏悔?!”

“虽然很高兴库洛表现得很像库洛的样子,不过我们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必须立刻面对。首先,库洛对之后的事情有什么打算?尽管库洛总是看起来一副完全不考虑未来的样子,但是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你一定要尽快回答我。”

觉察到了里恩话语里微妙的怨意,库洛不合时宜地感到了对方的可爱。可惜这个想法在迎上里恩的视线时又被削弱了一点。

“……里恩你现在是不是使用鬼人模式时特别熟练了……”

“啊,托库洛的福,现在基本可以瞬发瞬收。”

望着冷静表示“之后可以演示给你看”的好友,库洛感到了时间的流逝。

 

“我不是不想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有些其他的事得先告诉你。”两个人重新在桌旁坐下后库洛再度开口。

“之前也说过,我现在不能很好地描述自己的状态,但是至少跟普通人肯定是不同的。如果你想知道我是不是还是坚持要复仇,”他看了一眼紧张地盯着他的里恩,“那我可以肯定地说,现在的我没有那种执念。”

“假如有机会我可能还是会尝试……以不再牵连其他人的方式。不过你已经告诉我你的身世,我会综合考虑你的意见,我向你保证。所以不要再皱着眉啦……”他想抚平那眉间的细纹,想起自己的体温就没有动手。

松了一口气的里恩表情柔和了下来。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想找出些合适的话语,却发现这很难。不过库洛接下来的话让他感到更加口干。

“要说现在我有什么特别在意的东西的话……那就是你了,里恩。我是说,物理意义上的。我能感觉到你。”

 

尽管里恩没听懂却不由自主地脸热起来,以至于漏掉了库洛后面补的“当然情感意义上你也很重要”。这一定是好友突然压低声线,加多温柔语气的错。与过去的印象重叠,久违的感觉复活,里恩再一次有了名为库洛安布斯特的人真的回到自己身边的实感。女神啊,请让这一刻再持续一会儿——被称为帝国的骑士的青年,再度稍稍失去了冷静。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