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狛]OTP三十题其1

1.牵手

爱岛前提。……爱岛的狛枝并不是那么有病真是对不起。突然快进了真是对不起。

 

日向第一次牵狛枝的手时非常随意。

他们常在空闲的时候散步,有时候跑得远一点就像探险。每次都是日向去问狛枝,要一起来吗。狛枝总是要确认三遍,日向君真的要找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人可以约,日向君确定是要找我吗?有时候夸张一点,他会说日向君现在还清醒吧,没将我跟兔美弄混?

当然这种对话持续出现让日向觉得很烦,第一次时他还有兴趣吐槽你跟兔美的毛色不一样,到后来拽着狛枝的袖子就走。然后聊天也能普通地进行下去,多半不会突然暴走到死与生之类的话题。又或者他们是在下意识地避开关键词,这样子狛枝就能看起来像个普通的高中生。

不过日向在心里承认,狛枝的长相还算不那么普通。

好比他在远远的地方看一眼,也会在一瞬间被银色的火焰夺去视线。

 

看起来柔软蓬松的头发,好像色素缺乏一般的白。但是日向总觉得狛枝的头发会变得烫手。就像火苗跳动一样的形状,无法安心去碰触。

 

狛枝的笑颜也是那样。轻柔地喊他“日向君”也是那样。开心地说“你给我的东西即使是垃圾我也会珍藏的”也是那样。

全部,全部都让日向无法静下心来。

尽管日向创是一个偶尔也想得起来自我质疑 “有点空还要约男人没问题吗”的常识人,不过他坚持认为自己没别的想法,于是所有的问题都不了了之。

 

所谓第一次牵手其实就只是爬坡的时候搭了一把而已。日向先上去,回过身来就自然而然地对狛枝伸出手。对方人高腿长的,确实不比能轻松拉上来的女孩子。上来之后狛枝就轻轻笑出声,这种笑法很好看,但是又很促狭,日向总是不清楚到底应不应该先给他一拳。

“刚才那算我们第一次牵手吧?日向君。今天回去的时候也能牵着吗?”

第一反应是非常正常的牵你个大头鬼。然后日向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阵熟悉的电光,他脱口而出。

“牵了又怎么样呢?”

狛枝对于他这个发言并没有特别在意的样子。他笑着问,日向君想怎么样?

日向在心里搜索了一下,选择了一个答案。

“如果牵手的话,下次我去找你的时候别再问我要找谁了行么?”

“因为我一定是去找你的,你就相信这点吧。并不是谁都可以,我想跟你一起出来,就这么回事。”

“唔…………日向君真是在为难我啊。那样的话,就无法称为‘幸运’了吧?”

“……这跟幸运有什么关系啊?只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而已。”

“嗯……所以说,日向君还是不懂啊……”狛枝的眉毛皱成了一个优美的形状,“再解释下去大概就是你不怎么想听的内容了,我也不是很想被日向君讨厌呢。虽然说也许能带来更大的希望,但是目前来看如果能跟日向君保持这种程度的关系……”

 

那个时候日向试着去解读了狛枝的思路。然后他突如其来地愤怒了起来。

“别把什么都归结于幸运或者不幸好不好!我在这里啊……明明我在这里,可是你……”

 

到底是在对什么赌气呢?日向还不是很明白。但是他拿出了“就算这样子走遍全岛也没关系!”的气势,紧紧地抓住了狛枝的手。对方的体温和惊慌都传了过来。日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思考如果真的牵着狛枝的手走遍全岛自己之后是否会想变成贝壳。

并不了解要与什么样的存在争夺这只手。他只是在那一刻,真心地不想放开。面前这个麻烦又奇怪的家伙,指尖可以传递到的真实的温度,他想要保留下来。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