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YOU CAN(NOT)REDO (1)

可能会写R指定内容所以就只有一个tag……涉及剧透注意。预定是大家都懂(?)的三部曲这样子。

本篇ED后设定。



YOU CAN(NOT)REDO

 

日向创真是一个怪人,狛枝看着桌子上的手铐想。

当然他自己是没有什么立场说别人怪的。狛枝凪斗现在思路清晰,脑筋灵活,像好好睡了三年补全之前所有缺乏的份,终于睁开双眼般领悟到自己之前在别人心中的形象。但是就算是这样被人视作异常的自己,也还是觉得日向很奇怪。

啊啊,真是讽刺啊,被我这样的人这么想了。日向君,你说是不是呢,呐,呐?

狛枝盯了一会儿在书桌前处理文书的那个背影,确信他完全没有了解到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声。看起来神座出流也未必有一种能力叫做“超高校级的心灵感应者”的样子。

如果真的有的话……狛枝回想着与神座在船上初见面的情形,背上窜过一阵寒意。他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左手,那纤细苍白的手指今天也像在嘲笑着他一般刺眼。鲜红色的指甲油已经剥落了,失去了原本那种极力主张的存在感。实话说得到这只手的详细过程记不太清楚了,也许是身体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也许根本是不愿回忆起。没准为了维持住那些红色自己也补涂过吧?只要想到这里,胃里就涌起呕吐的冲动。明明是这么讨厌的东西,但是却血运良好地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没有发生严重的排斥反应,精细的神经感觉也仅仅是比正常的右手粗糙少许。这也是自己那受到诅咒一般的能力所带来的吗?简直让人想大笑一场,而且是笑到反胃的程度。

那个时候自己的确这么做了。好好睡了一觉不是修辞手法,狛枝凪斗曾失去了三年份的意识。醒来之后他无法控制地笑出了声,一直到那个人闻讯赶来才勉强停住。“那个人”,指的是日向创的事情。“早啊,日向君。”狛枝记得自己开口向他打招呼,但是声带却不能完好地拼出音节。所以预备学科这样的前缀也没能及时说出口——不过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时狛枝一边听着日向对现状的说明,一边只是在脑海里一遍遍地打出“恶心”两个字。

 

“狛枝,晚饭想吃什么?我来做。”

不知什么时候起日向已经离开了工作台,正活动着脖子,以听不出热络还是冷淡的声线询问他如此亲切的内容,好像那不是一个疑问句,而只是简单的陈述事实。

“啊,今天可以点单的吗?真是奢侈呢。”应答的声音里加进了太多不必要的欢欣,不过日向好像没注意到似的再次以平板的声线说明着。

“这个月的定量还剩下不少。而且之前吃了好几次压缩饼干,那些你都吃得很少,对身体不太好吧。”

现在的食物和用品都有一定的配给,如果太过浪费是不行的。虽然真的不够的话只要提出申请也可以拿到,但是有诸多不便还是尽量避免得好。而且那肯定要给苗木君他们增加不必要的麻烦,狛枝也不想特意进行。

“没关系没关系,日向君不必在意!说起来,我还没有得到自己下厨的许可吗?”

日向的表情稍稍地沉了一些,“抱歉,下个月见到苗木的时候我会试着跟他提出来的。也已经这么长时间了……”

“啊哈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只是随口说说!因为这样我才能有机会时常吃到日向君的手作料理,可谓感激都来不及。”狛枝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颜,“既然这样,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大胆地请求日向君做一道炒饭好了。虽然日向君不需要在这种小事上发挥超高校级的才能,但是对我而言果然只要是你做的什么都会变好吃呢。”

“你啊……”轻轻地叹了口气,日向放弃般地垂下视线。

“嗯,怎么了?”狛枝继续以人畜无害的笑容,可爱地歪了歪头。

 

炒饭味道普普通通,算不上特别美味,跟花村那个级别更是不能比。果然没有用到能力啊……还是现在又不是可以用的时间了?这么思考着的狛枝也没有去问日向。就算是预备学科级,至少比压缩饼干还是好一些。洗碗的时候水浸过两只手的触感有一点点差别,狛枝觉得今天的自己也像要消化不良。

快洗好时日向走过来问他要出去散步吗,狛枝想了想还是说好。对方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想出门的样子,反倒让自己有了一点兴趣。

说了要去之后日向就无言地点点头去拿外套,狛枝则走到放“那件物品”的桌子旁边,动作轻巧地将它勾了起来。

银白色的手铐在狛枝的手指上旋转着。细微的响声将日向的目光吸引了过来,狛枝嘴角带着笑意向他的方向伸出了手。接过手铐的日向先把一端扣在自己左手上,然后再把另一端扣上狛枝的右手腕。

“好了,走吧。”保持着微妙的姿势,日向打开了门。

 

岛上的天气总是阴沉沉的,虽然是热带岛屿却甚少看到太阳。这就是现实,不是能输入几个数据就改变的环境。世界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样子,不过似乎正往好的方向发展。在家中也会帮忙处理一些研究相关事务,但是狛枝对此说不上有太高的兴致。

尽管那大概是……跟希望有关的事情吧?

 

“日向さん和狛枝さん,你们好!”

这个优雅声音的来源毫无疑问是超高校级的王女。即使是第一次撞见日向和狛枝手铐出游的时候也只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马上就合起手来说见到你们真好的索尼娅,一定是打算以假装什么也没看见来贯彻她的温柔吧。

“哦。索尼娅,你也在散步吗。”日向以轻轻扯起的微笑回应了她。而美丽的王女露出了略有羞涩的笑容:“其实是准备去田中さん那里看看他最近饲养的动物呢。”

这份带着少女情怀的告知是温柔的一部分也说不定。总之就是将自己和日向之间的异常彻底视为正常?想到这里狛枝开口了。

“索尼娅さん和田中君的交往还顺利吗?”

“还没有到称得上交往的地步……”苦笑着的王女看起来也很可爱。如果被左右田知道她还是这么挂心田中的话,大概又会受到打击。

“是这样啊,我失礼了。不过我会一直为你加油的哦。说起来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就稍微领先一步了。”

听到狛枝这句话的日向迅速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我和日向君,已经成为恋人了呢。”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