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想写弹丸2ED后的PPparo呢……

不过想了想没有什么目的性……推翻机关吗(。)


觉得日向跟雾切意外地可以聊一些不太容易跟别人讨论的话题呢。于是就写了这样的对话。虽然希望是PPparo不过一个字也没体现就是了。


1.真是抱歉……身形娇小的少年苦笑着。我不明白的啊,陷入绝望这件事。

 

2.虽然我这么说很奇怪,但是苗木君他……不是一般人。你的话也许懂我的意思吧。

尽管如此,你还是信任着苗木不是吗。

那是当然的。语气成熟冷静的少女拢了拢长发,黑色的手套还是那么显眼。那个时候苗木君相信了我……即使是他可能为之丧命的情况下,他还是选择相信我。不把这份情还够了可不符合我的人生信条啊。

你对苗木……

雾切抬起眼来盯住他。

……是我失礼了。

并没有。谢谢你能这样同我对话。希望一旦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你也能够坦率地告诉我。

竟然被说了谢谢。听着雾切稳步离去的足音,日向想这个女孩子也一定过得很不容易。

 

 

3.我有时候甚至会想,如果连苗木君都绝望了的话……这个世界也许真的会完了。他就仿佛“论外”一般……也许是因为想法太积极了吧,苗木君是“绝对相信着希望”的。如果能确实夺走那份希望的话,苗木诚这个人说不定就不复存在了呢。

不害怕吗?

我会保护好苗木君的。

日向沉默地望着她。

……如果是另一种意思……正好相反,我觉得很安心。会想到,假如真有一天我也倒下的话,那个人也会跨越过我继续战斗下去吧。自己也感到有点好笑。明明我一直以来,都是只相信着自己,一个人到哪里也没有关系的呢。结果听上去倒像是要依赖他人的力量了……真不像我啊。

 

4.日向创,你要明白,无论在什么时候,你都还可以选择。


5.(这里突然变成了很奇怪的展开了……所以大概还是狛日狛前提)

如果不想跟我说的话,就跟苗木君说;如果很难说出口的话,就用别的方式表示出来。只要你发出讯号的话,我们一定会努力接收到的。

日向创……不,日向君,你最近的精神状态还好吗?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数值测量也没有什么异常不是么。

雾切盯住他的脸一会儿,移开了视线。

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是尝试说出来的好。这样我们这边也可以及时采取对策,你明白吗?

嗯,我知道你的意思。谢谢你,雾切……さん。

哪里。

雾切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

我们都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所以,过得开心一点吧。


要是现在告诉她自己的脖子上正戴着项圈,她会露出什么表情呢。

不过外出的时候锁链会被取掉,所以应该不用担心被察觉。

日向认为自己还保有正常人的思维,才会在出门前将扣子扣到最上一颗。正好能够遮住,这让他感到了安心。

跟狛枝说的话,大概也会同意暂时取掉项圈。毕竟被发现之后首先会被怀疑精神异常的不仅仅是自己,当然也会调查同居人。

异常。是的,这种行为在他人看来是异常吧。

自己并没有SM的兴趣。何况对象是男人。不,何况对象是狛枝。

要是仅仅比较身体素质,日向并不觉得狛枝能够打得过自己。虽然对方或许可以发动能力让自己磕上桌脚,但事实是自己完全没有反对狛枝的提案。

——如果这种事情能让狛枝继续留在自己身边,那也无所谓。差不多是这种程度的妥协。当然,因为对“无所谓”这件事本身有着一定的警觉,日向好歹还是不会做到自觉主动去戴项圈的地步。

明明从前面来就好,狛枝却非要站到日向背后去。这样一来,给自己戴上项圈的狛枝当时有着怎样的表情,日向再无从知晓。


自己还没有变成那个无感症的家伙。仍然能感觉到愤怒,也能感觉到疼痛。确认了这一点的日向感到些许安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