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YOU CAN(NOT)REDO (2)

 ……久违的更新orz对不起这篇的狛枝真是烦……我能保证的是虽然说出了哪里即视感的攻台词但是实际上精神层面狛枝并没有那么攻(到底什么诉求啦!)而且对话也太多了。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以更轻松的文风来写啊……




就算是超高校级的王女对于这种爆炸性发言也不能一刹那就顺利接受下来,她将惊呼勉强捂在口中的同时立即去看日向的表情。日向轻轻地皱起眉,沉默了三秒之后以“今天天气还不算太差啊”的语气说,差不多就那么回事吧。

听到日向这么回答,索尼娅也像松了一口气似的放下手来。

“这样的话真是可喜可贺!两个人一起生活的话也方便多了呢,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请尽管说哦。比方说婚纱的设计意见什么的……啊哈哈,只是玩笑呢。”

狛枝想索尼娅的玩笑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抓不住笑点,而且对于她喜欢闪闪酱的品味也不是很能信任。在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的时候,自己的声带却擅自地发出“那么索尼娅さん觉得由谁来穿婚纱比较好呢”这样的问句,简直是加倍地莫名其妙。

“嗯……我认为狛枝さん穿婚纱,日向さん穿你们国家的传统服饰会很合适哦?确实是叫‘白无垢’吧?”

也不知道是因为顺势想象了一下还是单纯地对这种对话已经听不下去,日向的脸色看起来略显阴沉。

“抱歉索尼娅,我突然感到有点头晕,想现在就回去休息了。”说出这样的借口时日向没有去看狛枝。

而王女闻言露出了一个有点哀伤的微笑,狛枝不禁思考了一瞬她对刚才的对话到底相信了多少呢?

 

“日向君为什么不反驳?”

回到“家”里,拿掉连接两人的手铐,狛枝活动着手腕问道。

“为什么要反驳。”

“用提问来回答提问太狡猾了吧?明明只要马上否定,说我只是个骗子就行了啊?——日向君其实很想成为我的恋人吗?不好意思,我对预备学科——”

这句话在说完之前就被日向打断了。“狛枝,你这样试探我的底线,让你觉得好过一点了吗?如果你这么感觉的话,那就自便吧。对我来说也不是很有所谓。”

然后狛枝不带任何笑意地弯了弯嘴角。

“所以说啊日向君。”

“你很奇怪啊。”

“只要放着我不管不就好了?随便我变成怎样不就好了?就像我吃不吃东西跟你毫无关系一样,我会有怎样的结局也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日向君觉得我在试探你的底线,难道日向君不是在试探我的底线吗?”

“——试探我对你在我附近这件事还能忍耐多久。”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这么说着的日向脸上一丝波动也没有。狛枝慢慢地看向他的眼睛,那双眸子的颜色像红宝石一样。神座出流的眼睛。

但是神座出流一定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吧?就算是面无表情,像套上了面具一般,声音也稳定得找不到破绽,但是眼睛还是出卖了他的情绪。虽然不知道因何而来,但是日向在压抑着痛苦。

 

啊,这就是希望啊。是对未来抱有期待,不满于现状的眼神呢。

“说笑了,我怎么会讨厌日向君呢?虽然你的那份才能是赝品,但是你不是带着其他人打败了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吗?现在的日向君,就算自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也不为过吧。最喜欢希望的我,即使是站在这里也能感受到日向君身上散发出希望的甜美呢。能够看到充满希望的你,就算是以我的失败为代价也很划算哦。”

“——只不过是……看到你就会想起一些别的事情, 会感到不爽罢了。”

“……”听到狛枝语气里不加掩饰的反感,日向又陷入了沉默。

下意识地抚摸着放到一旁的手铐,冰冷的触感从手指尖传了过来。即使是这只受诅咒的左手也还是能感觉到温度……狛枝再度有反胃的错觉。他像要抛开这种难受的氛围一般甩了甩挡住眼的额发,“别跑题啊日向君,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问答我呢?为什么你不反驳我的谎言?”

日向的声音变得艰涩了,不过这次他回答了狛枝的提问。“……大概是因为我,跟你想得正好相反吧……对不起。即使是让你不舒服了也好,我没有办法放任你的事情不管。不过如果实在是无法忍受的话,我会跟苗木申请,换别人来陪你……监视你。”

已经不需要用那种好听的说法了吗?所以说明明只是监视,为什么要做到这地步呢。话说回来,日向是这么坦率的人么?至少对待自己,他几乎从来都不是这么直接的态度。

那个时候,狛枝觉察到了。

 

“将别人随便地当做道具可不行呢,虽然我没什么立场这么说。日向君,你啊,明白恋人之间要做什么事情吗?”

“……你想说什么啊。”日向的表情稍稍地动摇了。

“呐日向君,如果你宁可承认与我是恋人也想要留在我身边的话,不如就来做一些恋人会做的事吧?”

狛枝凪斗从喉咙里发出轻笑,缓缓地将嘴唇贴近了日向的耳朵。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