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狛]离さないで(上)

214快乐。普通高校paro。

总之请末永地幸福…………

今年我的病看起来也不能好了,至少上半年它(ry

本来只是想写个砂糖梗结果写了半天还没有够到想写的地方,这种经验大家都有的吧。不知道今天来不来得及写完……


---------


狛枝凪斗不记得什么时候起与日向创成为了朋友。就像那场飞机失事到底是什么情况他已经想不起来,试图回忆只能有一团张牙舞爪的云向自己袭来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他冷静地想云大概是那时最后在舷窗看见的景色,尽管那个具象一样莫名其妙又不甚科学。然后他在梦中惊醒。

一个人。

但是日向的存在让他变得没有那么时常一个人。他在班级的中心跟大家说笑的时候,会转过头来喊他的名字。声音清脆利落,好像能穿破一切雾霾。狛枝喜欢听他这样喊自己,有意无意地装作没听见,好让他能再多叫一次。他会说,放学后要一起去卡拉OK吗,大家都在的。或者干脆跑过来敲敲他的桌子,说,今天陪我去抽扭蛋啦。狛枝有时候答应,有时候又要掂量掂量。抽奖相关他会去——算是能帮日向做一点事情;卡拉OK他就要想想,但是三次里总也能去个一次。一两年过去,慢慢地狛枝也能稍微融入一点班里的气氛,有活泼点的女孩子会毫不犹豫地喊他小凪斗。哪怕她喊哪个熟人都是这样,也算是大有进步。狛枝想自己初中的时候常常被孤立,虽然那也没有什么所谓,但是现在这样倒没什么不好。起码之前是别人退一步他也退一步,放到现在他有自己退两步的余裕。

只是日向不再约他去进行一些跟抽奖有关的活动了,真是遗憾。要是想抽的话一定能抽到的,只要之前发生点别的什么事情就行。狛枝还记得日向第一次看到他抽中商店街大赏时开心的表情,但是后来有第二次第三次他的神情就越来越严肃。也许是因为自己头上的血还在往下滴让他看起来那么焦急,反正之后就被拖去罪木那边包扎了。

给我一个展示实力的机会啦日向君,狛枝有时会边活动手指边跟日向要求,但是每次都被坚决地拒绝。“又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日向总是这么说。但是明明就有偷偷地跑去收集什么黑白熊相关的周边,话说回来日向君的品味真是一塌糊涂。

狛枝自己对物品缺乏欲望,也就不是很理解人类为何要热情地追求限定品。父母留下的遗产、被绑架时捡到的头奖彩票足够他舒舒服服地过很久,但他还是一样,比起这些来更喜欢精神上的东西——比如“希望”。

如果不是心中存有希望的话,人类这样子柔弱的生物是不可能延续下去的吧?

 

所以狛枝并不反感情人节这样好像是商家促销策略下的产物一般的节日。送给心仪的对象巧克力,甚至是为了对方早早就准备起了手做,不正是因为怀有“如果能接受我的心意就好了”这样子的希望才产生的行为吗?这些细小的希望汇集起来,在学校的上空一定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虽然这种希望转化成绝望的可能性也不小……嘛,现在就先不去在意。回绝了外班一个不认识的女生的告白,狛枝稍稍扭曲了嘴唇。说起来真是奇怪,完全不熟悉、只是在走廊上撞见的程度,就可以让人说出喜欢两个字呢。这种看不到希望的行为……对自己来说算是不幸吧?

不过对她来说应该是好事。因为我是——

 

“狛枝!”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被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同班同学拍了下肩。

“日向君,今天的收获怎么样呢?”狛枝露出一贯的笑颜,一眼就看到了日向手上提着的袋子。

“都是义理巧克力啦,义理巧克力。”

“真遗憾啊,我以为罪木同学或者七海同学一定会给你做点特别的风味呢。”

“别说得好像有那么回事似的,被小泉听到又要念了。”

“诶诶?还有小泉同学的戏份吗,日向君可真是……”

“才不是!会被作为男生的一份子念吧!……你明明就知道不是那个意思。”

“啊哈哈,是怎样呢。”

日向瞪了他一眼,开口想说点什么。但是狛枝在那之前就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盒——

草饼。

“诶?什么,给我的吗?”

日向一瞬间有点慌乱的样子很有趣,狛枝有些高兴地点了点头:“草饼这种东西当然是给你的!日向君不是全校最喜欢草饼的人吗!”

“……不想要这种头衔啊!”

吐槽归吐槽,日向还是伸手接了过来:“……是那一家很难排的和果子店……不好意思啊,狛枝,这么费心。”

“你喜欢的话就比什么都好!怎么样,在别人都送巧克力的时候送你最喜欢的草饼!这样一来,我是不是比其他人更加领先一步了呢?”

“你啊……”

“有时我不明白,你说的到底哪些是真心的。”叹了口气的日向又看向了手中的纸盒。

尽管一瞬间产生了“就那么爱草饼吗”的想法,狛枝还是觉得这样就好。是的,爱着草饼的日向君也是充满希望的……

“对了,今天要来我家吗?”

“……诶?”

“来吧,你一个人也不好好吃饭。”

狛枝下意识地说了好的时候,注意到日向的耳朵泛起了微微的红色。

 

日向家并不陌生。自己一个人住,有时就会被邀请来玩。虽然也应该请日向过去玩才对,但是狛枝并不想看到朋友在自己家发生意外的情形。当然那种不幸的事情不是绝对的,可是一点也不想增加它的几率。尽管内心并不相信初中时被安上的外号,有些事毕竟是现实,完全否认也没什么意思。

被叫做“死神”的自己。

父母遇到飞机失事,从此年幼的自己孑然一身。邻居家小孩来院子里捡个球,第二天就发生车祸。轮班当饲育委员的下午,兔子就发生腹泻死掉了。然后连跟店里的售货大婶打了招呼,她在夜里出现脑溢血也要算到他头上。流言扩散得比感冒病毒还快,渐渐地就没有小孩子还愿意接近自己。

真是的,就算是这样,就算身边总是发生不幸,并不是我自己的错啊?尽是一群看不见希望的家伙。

而日向跟他们不一样。日向是完全不在乎这种传言的人,还总担心自己是不是只吃了便利店的快餐。确实狛枝常常就随便买点东西果腹,不过看到这样的日向君就安心了许多。认识这么久,自己虽然有数次掉下楼梯之类的经历,日向身上却没有发生太危险的事。

所以说充满希望的日向君,果然是不同的吧?

所以说,自己才不是什么死神吧?

 

“那个……我爸妈今天不回来。”在玄关换鞋的时候,日向这么跟狛枝说明。好像想要做出是刚刚想起来这回事的样子,又很快地补充一句,工作忙、刚传简讯来了。

“不是……不是有什么……是碰巧。”日向的脸上满是很想解释但是又难以解释的复杂神情。

“哦,我知道了。”狛枝就笑笑,“日向君是想解释什么呢?我不懂啊。”

日向就换上很想敲他头但是又伸不出手的表情。

 

走进房间坐下,两个人开始商讨晚上吃点什么好。虽然叫外卖也可以,但日向似乎觉得狛枝也应该摄入一些家常食物,然后很快地敲定了一张菜单。家里没有别人,日向也就不客气地叫狛枝一起帮忙。洗菜,切菜,锅子里咕咕嘟嘟地煮着炖物,听着这些声音的狛枝感到胸口深处有点痒痒的。

自己也不是完全不做饭,但是一个人吃饭……确实挺无聊的。

虽然也习惯了。

“愣着干嘛呢,快去摆个碗筷。”日向从锅里舀了一小碟汤尝味,还不忘指使狛枝做点事情。

“日向君真不把我当客人啊。”

“……客人多了,不缺你一个。”

狛枝觉得心里又有一点异样的感觉。他去拿碗,又抬起眼来再看看日向,正好撞到日向也看过来,两个人目光一下子交汇。

都是日向君不好,露出那种表情还移开视线,害得自己也莫名其妙地不好意思起来。

 

饭菜说不上丰盛,两个人吃倒是绰绰有余,而且荤素搭配得也不错。狛枝的食量从来不大,就这样也能长到180cm不知道是托了牛奶的福还是怎样。边吃饭还可以边观察日向君的吃相,狛枝也就比平时稍微多吃了一点点。

“喂不要老看我啦……又不是没一起吃过饭。”

“日向君的礼仪很好,忍不住就看起来了呢。虽然感觉跟个人气质不是很搭。”

“……你是想让我现在就没规矩地拿起筷子给你一下吗!”

“啊哈哈……”

所以说心口的这种悸动到底是什么呢。思考的时候听到旁边在说“……夜吧”。狛枝眨眨眼睛,没听清楚。

“我是说……要不你今晚就在这过夜吧,衣服我借你,反正也差不多。”

日向说这话时仿佛突然对面前的饭碗有了极大的兴趣,头都不抬一下。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