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精灵宝钻][Fingon/Maedhros无差]片段flag法

注:精灵亲朋间会使用母名互相称呼。

       Maedhros(中译:梅斯罗斯)的母名:Maitimo,意为“Well-shaped One”。

       Maglor(中译:梅格洛尔)的母名:Makalaurë,意为"Gold-cleaver",推测是称赞他有黄金之音。

      Fingon(中译:芬巩)的母名:Findekáno,意为”Skilled Hero”。要么就是整个芬家都纠结于头发系列(。)


没有成文就随便记录一点对话。


1.“你的调起低了。”Maedhros眨了眨眼睛然后指出了这个问题。

“那还真是抱歉啊!”他黑发的堂弟有些恼怒地拿过手边的竖琴,“你就当做我并没有想让你听到。”

“不过还是很好听。我可没说我不乐意听。”

“Makalaurë有一把好嗓子,你听惯了他的歌……”

“他有他的好,连路过的走兽飞禽都会停下来听他唱歌。但是你的歌,”

“会一直停留在我这里。”他指了指胸口,“我到哪里都会记得你的声音。”


2.“你的头发,”Maedhros停顿了一下,“非常美丽。黑色的,像水流一样滑过我的手指。像这样。”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Fingon披在肩上的长发,留下若有似无的触感。

“但你的更加美丽。我是说,这不是什么互相吹捧,它很特别,让人印象深刻。”

“嗯……实际上有点怪,是不是?人们总是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就好奇地看着它,好像很稀奇似的。虽然是不常见,外祖父没把他的颜色分出去太多……但大概有些显眼了。”

可是Fingon打断了他:“我觉得那很好。我喜欢远远地看到就知道是你的感觉!自从遇见你,我就喜欢上红色了。”

“……好吧,愿你的视力永远这么好。”

他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这挺新鲜。Maedhros将竖琴拿过来,说道,那我将这把琴改造一下,当我不在的时候,你看到它也能想起我头发的颜色了。

Fingon点点头,尽管那飘逸的红色根本从来就在他的心底,但他仍然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加工之后的样子。


3.“海?倒像是我那个弟弟会喜欢的东西。你知道,诗人总是爱好一些莫名其妙的……”他做了个随意的手势,但是看起来并不粗俗。

“可是我听说,精灵都会向往海。”

“那是从中土那边传来的吧?我们现在可是在阿门洲,你觉得会有比这里更美的地方吗?”

“也许有呢?不亲眼见过总是不能确定吧?”

“……你要想去的话,我们就去看看,两个人一起。”

“好啊!可是父亲那边……”

“我们悄悄地走,不告诉任何人,然后回来再跟他们说我们看到的,他们一定会大吃一惊!”


“哎,伯父为什么跟父亲关系不好呢。”

“父亲他……他是个有点古怪的精灵。我现在还不能明白他的想法呢。”

“嘘!对伯父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个长子!”

“我只对你说。好吧,其实我们兄弟间对这些评价也不是太在意,但是父亲发起火来会很可怕的。他要是对叔父能像我俩之间这样该多好啊,干嘛不坐下来聊聊天呢?现在我俩见面,被他撞见他也不高兴,算是怎么回事?这不公平,我就想要跟你在一起。你也是这么想吧?”

“那当然了。谁要不信的话,可以来问问我的竖琴呀。”

然后Maedhros笑了。他笑起来有光彩绽放,Fingon觉得任何宝石都比不上他的笑容,包括精灵宝钻。虽然他没见过那三枚至高的宝钻,伯父不会让他仔细瞧瞧的。

不过我却拥有这个。他伸出手去抚摸着对方的唇角,接着自己也微笑了起来。


4.利落地编出一个发辫之后,Fingon环视了一下周围。他随手拿起旁边桌子上散落的工具,剪下来自己的一小束黑发,然后在Maedhros镜子里的视线下快速地给对方的发辫打上一个固定用的结。

“好了,这样你的头发就编好了。”

Maedhros站起来,抓住他的手。“你给我留了这个,我不会弄丢它的。”

Fingon笑起来:“别说‘留了’!这听上去让人不安,而我还可以再给你一些。我的头发有很多,不会那么快就落完的。”

“你的黑发很美。编进金丝的时候也非常美。下一次我也要用我的头发给你打一个结,这样你就跑不掉了。”

“得了,Maitimo!照顾好你的左手吧!我会跑到哪里去?我几时从你身边跑开了?”

Maedhros迅速地用左手抚摩了一下对方的脸。“你一定要等到我过来跟你回合。”

“放心吧,我斩下的半兽人的脑袋会是你的两倍。”

“哦,说得好像你是个使双刃的!”

“没问题的……绝对会没问题的。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遍,我会顺利跟你的队伍汇合,然后我会在你的右边。”

“等这次结束了……我们……”

“——我们需要休养一下!不过现在说这个太早了,我的剑已经在躁动了!”


5.我可真想看看他知道后的表情。不过父亲已经不在了。我想,就是到了曼督斯的大厅他也未必肯再见我!我总有这种感觉。如果我追不回宝钻……

会好起来的的,Maitimo,会好起来的。

是啊,至少现在你在我身旁。你救了我,我不知道怎样可以表达我的心情,用感谢是不足以形容的。我感到复杂。很抱歉我之前没能阻拦父亲,又没有对你们施以援手,甚至最后还对你说请杀死我。我不应该得到你的谅解……

别说这个。Maitimo,你就当做那是我的任性吧,我也非常抱歉……他的目光落到Maedhros残缺的右臂上。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别的像你这样的家伙……我不想失去你。

如果有人需要感到抱歉的话,那也还是让你感到痛苦的我。不过如果有了别的人让你也这么难过,及时通知我,我会想要跟他决斗的。

这个笑话可不怎么样,尤其是……我还在你床上的时候。你要继续浪费时间吗?

我当然不想,但是我真的可以吗?

我不知道,亲爱的。我不确定这对你来说会是怎样的体验……也许你会后悔的。

Findekáno。我确实会因为很多事情后悔,但我最不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认识你。你像奇迹一样。我本来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甚至都没有机会向你道歉。如果那个时候……

别说了,Maitimo,别说了。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我和你,我们可以像以前约好的那样悄悄走掉。中土很大,我们可以慢慢去看。当然我要告诉父亲,我选择了你,而你也选择了我。你觉得这个发展怎样?

——非常完美。


然后他们互相亲吻,惯于握剑的手手指交缠。就好像明天永远不会到来,而造就了一个甜美的永恒那样。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