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精灵宝钻][Maedhros/Maglor]No Importance

“我为那件事写了一首长诗。”他将一卷扎着银线的羊皮纸递过来,他的兄长不明就里地接下。

 

Maedhros拆开那个精致的纸卷,看到Fingon与英雄的字眼紧密相连。他惊讶于自己对这内容毫不惊讶。当然了,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呢。他试着读了几句,感受到那像他优秀的弟弟惯常出品的文字一样具有不错的水准,看上去能很轻易地在中土流行起来。

但这不是一个阅读的好时机。他再度卷起那张长纸,抬起眼的时候撞上Maglor的视线。他知道这眼神。

“Makalaurë,怎么了?”

Maglor沉默了几秒钟,好像那短暂的时间对精灵而言很长似的。而他的开口仍然很突兀。

“我很抱歉,Maitimo。”

Maedhros想他明白对方在说什么,所以他试图出言阻止,却没能成功。

“我很抱歉,为那些我做不到但他做到了的事情。那本来是我的责任。”

“不,那不是……”

“是的,你清楚。”

Feanor的长子想说些什么来让他的弟弟看起来好过一点。那不是Maglor的错,也不是任何人的错。而他的仇恨只指向魔苟斯,他的悔恨只针对自己的轻敌。Maglor甚至与战场都不相衬,即使他足够勇猛到能踏足于此,这位精灵也更适合在和平年代歌颂善与美。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比你做得更好。”最后他也只挤出了这么一句,他知道这远不够,但他找不到正确的语句。

后来他有时思考,是否还会存在正确的语句,在他的父亲离开他们之后,在他的父亲要求他们立下那个誓言之后,又或是更早更远,远在一切注定之前。

他接着又说了一些句子,包含了一些诸如“而你是你”之类的意思。最后他说,有机会你应该亲自把它唱给Findekáno听听,到时候可以观察下他窘迫的表情。

“我也许会的。虽然暂时不。”

他的弟弟笑起来,又恢复了一点他曾经熟悉的神色。那已经有一阵子没在他的脸上出现过了,Maedhros觉得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在那个该死的悬崖上被困得太久。

“那么,我要去休息一会儿了。如果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叫我,我的哥哥。”

Maglor行了个让他略感陌生的礼然后转身离开了。而Maedhros看着他的背影,意识到他在战争中不仅失去了一只右手。他还永远地失去了他弟弟的一部分。

即使是Feanor家族里最温和无害的Maglor也保有的一部分。那曾经如此鲜明,如此亲切。

他在花园里倚着一棵树,神色慵懒又有些隐约的骄傲。他的指尖随意地划过琴弦,说道,来啊,来听听这个。

他甚少在其他事务上与人争辩。

 

现在Maglor再也不会那么对他说话了。他会替他梳理头发,拿取物品,甚至听从他的要求唱一支减轻疼痛的催眠曲。

但他们已回不到从前。

 

很久,或许没那么久之后,Maedhros在空隙里想,他才是需要道歉千百次的那一个。而此刻能听到他的歉意的只有Maglor。

其他很多人都不在了。

可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发现他仅存的那位弟弟也不在那里。

他好像听到Maglor悲伤的声音被割裂在风里,又好像没有。

 

然后他纵身跃入世间最滚烫的火焰之中。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