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是想着要继续写写 就开了个头……

警告:涉及重大剧透。……现在才警告略晚是吗……

灵感大概是OP解码那里提示的晃房子吧……真可爱。虽然写起来想想这不雪姨吗……(。)

有KM和日向类似二重人格的设定。如果能写下去的话正好可以接我原来一个关于日向过去的捏造……以及跟扣麻的未来什么的……总之作为一个西皮厨最终一切还是指向狛日狛。


----------------


神座出流感到有人在摇晃他的房子。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那力量惊人地大,让他从心底感到厌烦。虽然他说“心”,不过那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表现手法。


神座知道那会是谁。他的房间没有门,没有窗,他长久地在这个地方沉睡着,能到达这里的只有——


“神座!我知道你在那里!跟我说话!”


日向创闭着眼睛。之前他锁过了这间隔音室的门,所以不用太担心会有朋友听到他的大喊大叫从而觉得他在精分。当然他其实说不定就是这样。他一直都清楚神座在他身体的某处沉睡……也许是大脑,也许是什么心之房间。他们并不沟通,因为神座不回应他——或者是因为他的决心还不够。而这一次他是真的想彻底搞清楚。明明用思想就可以传达,但为了增强气势他甚至竭力地提高分贝。


如果换做其他人神座多半会选择不理不睬,但是日向创的存在与他人不同。神座不曾承认日向让他感到了兴趣……以及他并不真的讨厌对方。尽管日向是那么地弱小,没有自己的才能他几乎不能做好任何事情——交朋友除外,但是超高校级的希望神座出流并不想有什么朋友。

可是日向创仍然是特别的。


“无聊。你想做什么。”

在吵了神座和自己十分钟之后脑海中终于有一个声音做出了回应。日向并不了解自己的坚持在神座看来就像针对他的房间造了一场小型地震。如果日向能知道的话,说不定会晃得更狠一些。

“你每次非得以这个词作为开场白吗?”日向拿过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水。

“……”

“客套对你没什么作用,我就直接说了,把你的记忆给我看。虽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感觉不到。那是你的记忆,你并没有给我。对我来说有一些模糊的部分……现在我想完全地体验它。你能做到的吧?”

“……”

回答他的仍然是沉默。日向耐心地等了一会儿。


“为什么?”


“因为你也是我。我想接受全部的自己。”


神座又消失了一阵子。日向突然觉得知道对方最终会说“好”。

尽管事实上神座并没再多说一个字,但是日向感到有画面流入自己的思绪之中。他的意识一黑——


日向再度清醒的时候,看到面前的病床上躺着自己。


评论

热度(7)

  1. 艾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星:
  2. 艾丽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