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刀剑乱舞][岩今岩]暗路

写完看了看,跟预想天差地远……我觉得我还是应该人性解放一下写起3p(……)

注意审神者有一点出镜。关于大今剑有少量私设。

义经主从好。大今剑的场合我要偏今岩一些,但总体还是岩今岩的感觉……






“岩融。”审神者在唤他。“新来了同伴,你去带一带他们。”

好!高大身躯的薙刀应着,声音传出去很远。庭院里好像惊飞三两只小鸟。

注意点周围,不要受伤了。审神者又在叮嘱,他很在意这个。因为攻击范围广,本丸里现阶段唯一的薙刀就总是被安排去带领新生的刀积累战场经验。然后等其他刀不需要岩融护着了,又叫他回来做些喂马打扫的事。到底刀比起做保父还是喜欢直面强敌,审神者自己也过意不去,问过他,这样行不行啊?岩融每次都只是说挺好。比起薙刀身形就显单薄的年轻人叹口气,悄悄塞两三串丸子给他,又伸长手摸摸他的头。

岩融想着今剑也这样摸他头发。然而自己要蹲下来,小孩子体型的短刀才够得着。他把丸子带给今剑,看对方吃得开心的样子就笑。岩融笑起来露出八重齿,换了人类的幼子看了要害怕的,不过今剑一次也没有。当然今剑本来也不是人类的小孩,实际年纪长,胆子也大,和自己认识的时间又久。但他讲起话来就完全像个孩子,蹦蹦跳跳的样子,也像只有六七岁。审神者拿汉字给他看,他要立刻犯起头痛的,像不想读书的孩童。好了好了,主人哟,今剑不能看字的,你教他画画吧。岩融立即出来打圆场,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一把刀要学画画,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后来今剑拿他的画给岩融看。他画他的短刀朋友们,画面无表情的审神者,还画天狗,和尚,以及好多好多歪歪扭扭的岩融。那天狗画得比岩融吓人。这时岩融觉得一把会画画的刀也挺好,像歌仙那样,虽然他自己是不懂画的。他让今剑领着他一起在画上再添一个今剑,还是一样的歪歪扭扭。两把刀在画上手拉手。

只是画完一看,今剑已经伏在桌上。他的作息也同儿童类似,每天晚上九点就要开始打瞌睡。夜战时明明那么精神的呀,从来也不落人后。不过当然还是休息足了才好,岩融一下子把他抱起来,送去短刀们睡觉的房间。今剑在岩融怀里显得那么小,那么小。薙刀捏了捏短刀的手,小孩子的热量传递过来,比他的体温稍高。

就有那么一两秒,岩融在想,若是以前的今剑……

他很少想这些。毕竟今剑现在好好地在他眼前,有温度又活生生。他只要陪着他,给他讲奇奇怪怪的故事,对方就欢喜地扑过来。以前的大太刀可没有这么好哄。那是把漂亮又强大的刀,眉眼就锋利得多,沉稳里带着意气飞扬。他肯定是会吹笛子,又会写字,还能画画的。岩融没来由地这么想。可惜那时没得人形,做不了这些,也不知道对方的体温是不是与现在有所不同。不仅是体型变化,失忆也几乎改变了他大部分的性格。岩融现在回忆,好像还能看到对方笑颜里那种“我不会输给任何人的”的意味来。这可能是因为短刀笑起来倒始终有先前的影子,天真无邪,混一丝明丽。自己不知何时被大太刀迷住,但他却未能成为自己的今剑。准确地说,是来不及成为自己的今剑。当年岩融想要回应对方先抛来的好意,一夜之后却得到今剑断刀的消息。那时他俩从不在意一把刀如何会喜欢另一把刀。

而他的今剑现在也已经很强了。还是小小的,但是在京都的夜色里能一刀穿透一个敌人的身躯。那敌人比他大上三圈,也不见他害怕。这些岩融是看不到的,审神者不让他去那边。有时今剑回来一身血,有自己的也有敌方的,精神倒是始终还不错,躺在手入室里拉着他讲武勇传,讲个三分钟就沉沉地进入梦乡。岩融轻轻给他盖被子,生怕碰着了伤口。一个高大的汉子轻手轻脚用指尖捏着被角的动作也许有些可笑,不过他旁边老是排着一期一振,只带着一脸对敌人的深仇大恨,根本不乐。岩融劝一期一振,小鬼们都觉得出战的事挺骄傲的,伤也是荣誉的伤,你别太看重。都长大了,你老绷着个脸,他们也不快活。当哥哥的就叹气,是了,我也夸他们的,可是我心里怕啊。

怕,他也怕。

一期一振的记忆缺了一部分,有些弟弟的事情他不一定记得了,还是怕失去他们。他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又怎么不怕今剑再度在他面前消失。时间转了无数圈,约定已经实现,就不需要再看见紫色的云了。说来也怪,付丧神在还没有人形的时候,本该是既没有温感也没有触感的,偏只有伤到本体的疼痛,深深地烙印下来。

顶好今剑不记得那些。有时候岩融觉得今剑要是忘得更彻底一些,连义经的事情都忘了大半也好。那样他作为一把刀能过得更幸福也说不定。毕竟原主用他自裁,总是令人伤心的回忆。如果总要有一把刀记得那些痛苦的事,岩融觉得自己来就好。他身躯比一般高大些,神经也粗些,多承担一些也没问题。不过替他人考虑是否幸福也是太傲慢了,哪怕对方跟自己如此亲近,像真正的家人。

那就守护他现在的笑容。现在的今剑,也并不会去在意一把刀如何喜欢上另一把刀。他所知道的喜欢永远是纯粹的,像他爱吃金平糖一样,像他喜欢岩融在他身边一样。抱抱我,他张开双臂,都不用说这三个字,岩融就能把他举起来,放在肩上,慢慢地转三圈,逗得他笑出声。

 

 

岩融是真的认为现在的生活很好。他跟审神者打个招呼,大步走出房间去集结新的一队。挥舞手中刀,就能保护所有的队友,没有比这更温柔的事了。“我很可怕吧?”他笑得露出牙齿,新来的同伴里有人懒散地挥了挥手,可怕,可爱,好的,好的,但是我不想干活。路过的小个子大太刀看到那人时忍不住鼓了脸颊,又快步小跑过来悄悄跟岩融说,拜托你了哦。哈哈哈包在我身上!他大声回应。大太刀在岩融摸到他头之前跑开了,跑两步又回头说,我去找今剑玩。他幅度很大地点头,眼角余光看到新来的那把刀一直在望着大太刀的方向。

 

好了,去狩猎吧。像要劈开一切迷雾般,岩融无畏地握起刀柄。

 

 

 

 

 

OMAKE:《如果官方改二我就写后续的画风不对展开》

这时里屋的审神者拆开一封信。信纸上字迹清丽,大半用汉字写成。最后几句是这样的:“现偶可忆起从前之事,但未能长时维持。为人实则心细,若被发觉,恐会让其徒增烦恼。万一有所纰漏,望您相助。”

落款今剑二字,尤其可见风骨。

刻意略去岩融名字,没失忆前是不是个麻烦的性格啊……审神者握着信封,陷入了重点错误的沉默。


评论(6)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