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狛]未来昔日(1)

标题…………随便的(。)

我知道我太月球表面了,在反省(。)

爱岛设定?大概有剧透?(。)




“早上好,日向君。”



狛枝像没发生过任何事一般向日向打招呼,这让日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瞬间他听见自己心脏跳到180或者跳到只剩40。他甚至没有上前确认,而是从房间里倒退出去,转头去敲旁边那一间的房门,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日向觉得都能想象出来奔跑在岛上遇到别人时自己声音颤抖说不出完整句子的样子。“狛枝、狛枝他……”


但是没有别人。

没有别人。

连同那些愚蠢的机器人金刚一起,所有的同伴都消失了。

除了狛枝。


可是狛枝明明已经死了。


他死在自己手下——当然日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那样,他们前一天还在一起潜水。说实话,狛枝不擅长这个,但是他的运气非常好,所以他采到的珍珠总比日向更多。而他会悄悄地放一些采集品到日向的篮子里,在他被太阳晒得晕晕乎乎想倒在日向怀里的时候。日向知道这些,他有时候稍稍感到不好意思,更多的时候就势搂住狛枝的肩头。

他有些喜欢狛枝。不,比“有些”还要多得多。尽管狛枝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地方,比如大热天非要穿个长袖外套,让周围群众从视觉上就加深了今天可能会中暑的印象。比如一谈到希望两个字就眼露狂热,比如有的时候散发费洛蒙的程度总是无端地直逼性骚扰。

但是日向跟狛枝在一起还是感到很开心,开心到常常会有抚摸对方白色火焰般头发的冲动。当然他没有付诸行动,哪怕这需要一定的意志力作为保障。而狛枝仍然毫不在意地对他表示好感。他贴近日向的耳朵说话,呼出的气息拂过日向的脖子。他重复地说,日向君,我真喜欢你。

且不管这种宣言之中的真心与调戏各占几分,日向还是不可能讨厌有人对自己说“喜欢”——而且那个人恰好自己也有些喜欢。好吧,“有些”喜欢。


所以狛枝会死在自己手下,完全是令之前的日向无法想象,也无法相信的。


那是修学旅行临近尾声时的事情,回想起来仍然让日向感到不寒而栗。

他收到短讯,叫他去狛枝的房间。他们常常去彼此的屋子玩,日向只当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按门铃的时候,狛枝的声音传出来。


“是日向君吗?”

“啊。”

“你自己开门进来就好。”


然后这就是,狛枝凪斗给日向创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转动门把手时,日向听到了一声不寻常的,弓弦发射般的声音。随后是别的什么异常的响声,那让他的心中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他迅速地打开门冲了进去——

狛枝,他的那位朋友,正躺在地板上。日向一眼就看到了那骇人的场景,狛枝的四肢被绳子固定成“大”字,嘴上贴着胶布,而胸口插着一把刀,大量的血液将他的白色T恤染成艳红。

日向的头脑一片空白。但他仍然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狛枝身边,即使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能去碰那把刀——

然后他恍惚中想起来去摸狛枝的颈动脉。没有。呼吸。也没有。

狛枝甚至还睁着眼睛。他看上去痛极了。日向有一瞬间想抱住狛枝的头颅,但他只是呆呆地,呆呆地跪坐在那里,白衬衫的下摆沾了对方的血。他感觉缺氧,难以呼吸,而黑暗像潮水般袭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