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弹丸论破2][狛日狛]未来昔日(3)

直到那时日向才发觉自己对狛枝了解得太少。他本来也不是那么横冲直撞的个性,对朋友的过去并没有非得在第一时间全搞清楚的要求。虽然问过关于家庭的事情,不过对方只是淡淡回答一个人住,日向就没有迅速地追问下去。当然他并非不想知道,只是在那个时候,他看到狛枝稍稍垂下视线的侧脸,看到对方柔软发梢在空气中颤动了一秒的样子……他没有说话,只是握住对方的手。狛枝的体温传递过来,他俩就静静地在海滩上坐了很久。

 

又或者是岛上的阳光太热烈,海风太清新,阴影太短暂。

他想日子还长,起码有几年时光。一切都可以放慢节奏,而修学旅行的同伴将是他不可代替的朋友。

 

然后这个美好单纯的念想浓缩成了一把又快又利的刀。

 

日向在事件发生之后有过一两天思维混乱的时期。难以接受,难以消化,坐立不安,夜不成寐。然后逐渐冷静下来,他也发觉到自己心中除了痛苦、纠结之外更深层次的感受。

他还想再见到狛枝一面。

 

这个念头像一个小火苗一样存在于他的思维之中。也许不是为了找到理由和真相,而是最简单的,失去了一个人,所以想再见一面。

日向想,那果然不仅仅是“有些”喜欢。

 

现在这个愿望,或者说祈祷成真了。不可能成为了可能,绝望成为了希望。但日向始终是个拥有正常思维的人,他的头脑在一瞬间没有搜索到任何连接上这个现实的可能性,第一反应也就是‘自己是不是疯了’的疑问。本应该在的其他人不在了,而已经死去的狛枝却回来了,日向一时间觉得无法处理这个信息量。

 

“日向君?你去哪儿?”

友人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日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他咽了一口唾液,慢慢地转身看向对方。

 

他所知道的狛枝——色素淡薄的、发尾稍稍飘开的头发,灰色的眼睛,看起来就闷热的长外套,白色T恤,黑色长裤,腰间的挂饰,嘴角笑容若有若无。

那个人就在那里。手插着口袋,打一个轻薄又认真的招呼。

 

忽然之间日向的寒冷、恐惧、惊疑都消失了。就像被蛊惑一般,他下意识地走过去,握住了似乎已经复活的亲友的手。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