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りつまお]White Christmas

迅速打了日服这期箱活,我团真好,哇.jpg

突然积雪了一下的产物。也谢谢晶大大每次都记得给我西皮发糖!


背景是这次日服剧情里写到starfes时ts向fn发起挑战,在所有组合里获得第一名才能参加SS。ts非常拼,最后也成功了。有一点点这次的贤者池和栗子个人故事的梗。基本小甜饼,然后有一毛钱izmk,请注意避雷。


White Christmas

 

凛月想自己的话绝不会提出这样的条件。如果在starfes里不能获得全校第一名,就让出SS的名额?唉,trickstar这个组合是没有军师吗,明明准备SS就忙到吐血,还要自找多磨一层关卡。年轻人啊,真是活力十足。幸好现在已经是夜晚了,吸血鬼睁开眼睛的钟声已经敲响,即使表演完整场,他也还有余力等在内场过道,准备跟亲爱的青梅竹马说一声圣诞快乐。获得第一位的组合上台迎接最后的安可,这是他们应得的荣誉。舞台音响环绕出的圣诞歌曲又遥远又真切,大概该是和台下粉丝合唱Jingle Bell的环节。比较起来内场似乎安静了许多,安静到他觉得仿佛能听到下雪的声音。Knights的同伴已经先回休息室了,杏在那边存放了一些补充体力的饼干,可以缓解一下今天的消耗。唯一执着地要给他的游君送出围巾的泉也想留下来,凛月答应他等会一定会劝服游木自发主动地去找泉,这才让想及时卸妆的对方同意离开,并且遥遥地留下一句“你不要擅自喊游君的名字啦超烦人”的回音。之前骑士团刚刚第一次聚齐举办圣诞party,五个人加上制作人的热量让整个练习室都变得过度温暖。凛月想起小时候的圣诞节总是令他讨厌,又或许根本所有的节日都面目可憎。真绪第一次邀请他去自己家里过圣诞夜时凛月是拒绝的,然后这个无法放心朋友独自在家的小孩子就不请自来地跑来敲门,笑得又傻气又天真,背后还藏着一小桶炸鸡。那天是凛月第一次尝试做圣诞蛋糕,然后当然也将它的外表做得非常像黑暗料理。

 

虽然难以耐受寒冷的侵袭,但比起绿色圣诞节,凛月更偏好白色圣诞节。雪花飘落时寂静又沉默,好像能掩埋一切不快的回忆。

而且,ま~くん会吃我的圣诞蛋糕。就算看上去多么吓人也好,ま~くん还是会吃下去,告诉自己,真的很好吃。

 

对于曾经的凛月来说,那就是圣诞节的全部了。

 

那么现在的自己——

 

“凛月!”

熟悉不过的清脆声音让凛月回过神,正看到好友跟组合的同伴打了个招呼,向这边跑来。知道对方的眼神问的是“在等我?”,凛月确定地点点头。想了想又张开双手。

真绪跑到他面前时稍稍愣了一下,然后带着仿佛一整个舞台的聚光灯热量撞进他的怀抱。

凛月笑着收起手臂,将好友圈紧,贴近到一个能感受到彼此心跳的距离,然后在对方耳边说道:“辛苦了,恭喜拿到第一位啊。”而真绪只是喘息着,将脸埋进他的肩窝里。

“好了好了~没事了~”像安抚孩子一样,凛月轻柔地拍着真绪的背部。

自己的青梅竹马最近实在是太累了,挑战王者fine的背水一战又绝不是轻松的任务。以ま~くん的个性,想必上台之前即使紧张到要胃溃疡,也拼命不让同伴看出分毫吧。大量的演唱会练习,加上年末学生会和SS的准备工作都爆炸般忙到连猫的手也想借力,真绪承担了多少压力,从他眼睛下方遮瑕都盖不住的黑眼圈就能略知一二。喝下的能量饮料的数量更是已经到了连放任主义的凛月也不得不想干涉一下的程度。

“你做得很好。ま~くん这么努力,真的是我的骄傲。”

持续地输注甜美的语言,稳了一段时间情绪的真绪总算是像得到及时医疗一般抬起头来。虽然身体还有些轻微颤抖,但已经可以开口对话。

“——我们做到了。”

是的是的,疼爱地摸着真绪的头,凛月顺便转过脸吻了吻他的头发。啊,一股发胶味。

“ま~くん好棒,所以为了第一时间给这样的ま~くん庆贺,我就等在这里了,”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出来的,“不过啊,ま~くん居然都不跟我商量排名赛必须得拿到第一的事情,我很难过。”

明明告诉我的话还能给你们点建议啊,至少可以说一两个エッちゃん的弱点。凛月说着看向真绪的翠绿眼睛。

 

“……抱歉。这件事是我不好。只是如果告诉りっちゃん的话,你或许会考虑要不要手下留情吧……还有就是当时精神状态绷得太紧了,好像说出来就要呕吐了一样……也不是非常大的事情,那么逊的自己真不想让りっちゃん看到。”

“哼。就算喊我りっちゃん也要严肃地惩罚你哦,现在就来施以挠痒之刑——”

尽管如此声张却只是象征性地挠了两下就收手,凛月按着真绪的肩头,直视着对方眼睛说:“我不是讲过了吗,不管是多么难看又伤痕累累的ま~くん,我都会一直全心地爱着你的每一滴血。”

 

所以,再有下次类似的事情的话?

……嗯,一定会告诉りっちゃん,我和你做这个约定。

好孩子好孩子。平常总是ま~くん在照顾我呢,我也想为ま~くん做一些事情。毕竟已经上了年纪了,你就给老年人一些机会吧?对了,这个给你。

凛月拿出一个小盒子递到真绪手上,打开来看是一件镶嵌了红宝石的饰品。

“ま~くん喜欢项链的吧。虽然银饰更简洁,还是选了跟我自己眼睛相近的颜色……唔,有点太沉重了吗?”

“这个,是りっちゃん自己做的吧。”

“是啊,能看出来吗?”

“嗯,有りっちゃん的味道。跟你做的甜品很像……”

“等等,并没有做出很奇特的外形吧。”

“りっちゃん自己也承认你做的甜品外形很奇特了。”

进行着毫无营养的对话,两个人都忍不住一齐笑了起来。没有什么可笑的,但这份愉快的心情好像就在彼此间传染了。

“总之,这个是送给我最喜欢的,可爱又迟钝的ま~くん的圣诞礼物。时间上是迟了点,但还能赶在午夜的魔法消失之前呢。Merry Christmas.”

“啊,礼物……礼物我放在休息室了,不去拿的话……”

让凛月帮自己戴上项链的时候,真绪说给他挑了自己常用牌子的围巾。比起りっちゃん的礼物来说也许有点廉价吧,但如果能用上的话就最好不过了。

“对了,我工作忙没法接你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地回到家里再睡。听杏说练习室里放了暖炉,但是长时间待在里面的话会喉咙干燥的。这种天气,绝对禁止你随便在路边就睡着,可不要再吓我了。春天的时候有那么一次真的以为你要冻死了……真出什么意外的话,你要我怎么办啊……不、不对,是要你家人和朋友们怎么办啊。”

“放心啦。我不会一个人悄悄地死掉的……那样的结局也太可怜,一旦体会到暖炉的好处之后,就没法再回到雪地里去了。”

“所以说,不许你一直待在暖炉里不出来啦!”

 

话说回来,ま~くん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可不是那么溺爱系的人,放水那么无聊的事情才不做。虽然这次让trickstar拔得了头筹,但下次就不会了。即使我作为knights里的温和派,对于其他队伍来说大概也是足够的好战分子。

什么温和派,りっちゃん只是怕麻烦而已。

呵呵呵。也是呢,吸血鬼要是太温和的话,大概只有饿死一条路了吧。在那之前,务必给我ま~くん的血哦。来年的重要比赛,我们可是不会退让的,至少在セッちゃん和王さま离开之前,拿到一次最上位……

 

“这可真是不错的战帖,我们trickstar也是不会满足于当下的!不过现在我倒是想到了一些别的事……刚才,りっちゃん好像说了我很迟钝?”

“嗯,我只是说出事实啊。”

“那我马上就要扳回一城了!”

话音未落,真绪突然吻上了凛月的脸颊。

 

“怎、怎么样!也没有你说得那么迟钝吧!”

“……虽然ま~くん的行为非常值得表扬,但是你现在脸红得连粉底都遮不住了哦。”

“啊,りっちゃん也没有卸妆!”

 

不管怎样,这个耗费了真绪剩下的全部力气的吻是凛月想要珍藏到棺材里的回忆。像骑士一样亲吻着对方的手指,听着真绪轻声的“圣诞快乐”,凛月觉得这个圣诞又多了一份意料之外的礼物。

 

 

——“糟糕,把セッちゃん的事情忘记了。ま~くん,赶快把游君拐骗过来。”

“说起来,真好像说要鼓起勇气去你们的休息室打招呼来着。”

 

希望大家都能适当地得到一些幸福了。凛月真心实意地想。吸血鬼被圣诞节的温暖包围,想要坠入梦乡。那一定不再是有关孤独的王的梦了。但是,还不是入眠的时候,节日还没完结,还有想和ま~くん一起度过的部分。

“ま~くん,来我家吃圣诞蛋糕嘛,今年也是为你特制的。你可以尽情期待它的样子。不过,不管那是什么样的,我的ま~くん一定都能完全接受它的吧?”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