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自留地。最近大概在写es……

[あんさんぶるスターズ!][りつまお]Skyfall(1)

已经80多连没出五星了……本来觉得再抽特工池肯定该出货了,但是想想又害怕读心游戏不按基本法,临时写一点祭品(。)如果十连能出我更个车(x)


 


衣更真绪是在过一条人行横道时看到对方的。改不掉的职业习惯,总是要看一看四周有些什么人。他们俩都在等红灯,对方突然抬起头来,视线和衣更遥遥地对上了几秒。真绪感觉到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还未能思考时心脏已经狂跳。对方好像是笑了笑,也可能没有,然后几辆大车连续嗖地开过去,暂时挡住了视野。

好在几秒的时间早就够衣更特工启动了,他已经准备好,在红灯转色的一刻就追过去。然而对方只是往后退了几步避开人群,似乎没有要跑掉的意思。“滴——”,交通灯转成绿色了,真绪奋力地拨开人流移动到了对面,却没有看到自己要找的人。

他的心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开始掉到胃的附近。这时有人拍拍他的肩。

“ま~くん。”

好了,他的心又上升回胸腔里了。

身处异国他乡,但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喊他。不是幻觉,他告诉自己,拼命地抑制住轻微的发抖。真绪有些费力地掩饰他的激动,但声音还是变得艰涩起来。

“凛月!”

 

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在附近的咖啡馆坐下来,一边等着热腾腾的饮料,一边互相聊起来近况。自从高中时分别以来,他们很久没见过面了。深冬的户外很快就能夺走人体的热量,一杯煮好的拿铁和幼时玩伴的重逢都令人感到温暖。真绪忍不住一直盯着他的竹马看,暗自对比对方与记忆中的样子有何不同。似乎身形变得更修长了一些,头发也稍微长长了也说不定。而那双红色的眼睛还是和回忆中一样,像有魔力一般,望向其中时就会有种深陷的错觉。衣更想起来自己从来总是觉得看着凛月的眼睛就无法对他说谎。


“所以ま~くん是工作里积累了太多压力,现在来度假的吗?怎么说呢,还真是有ま~くん的风格啊……”

曾经的好友,名为朔间凛月的黑发男子轻轻地搅动着面前咖啡,把整齐的拉花打散成一个歪七扭八的形状。

“是啊……上司说要给我放个长假呢。”回想了一下副部长对自己说出你去休假吧的表情,真绪轻轻叹了口气。是否让莲巳副部长失望了?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这个余力去深思。

“诶~还真是不错的公司……确定不是暗示你辞职吗?”

“不、不会吧。”真绪突然感到一阵胃痛。那可不行,毕竟没有工作的自己,又还剩下什么呢……

“ま~くん肯定是模范员工呢,大概你们公司也舍不得放掉你。不过如果真的想离职换个环境,考虑下来我的店里工作吧?”凛月笑眯眯地看着他,真绪想起以前当凛月露出这种表情时常常是做了什么可疑的事情。

“你的店……莫非是,你以前一直想开的……”

“Bingo,就是甜点店嘛。”

 

真绪对于凛月所做的甜点有着比谁都充足的认识,毕竟从中学时代开始,凛月就常常尝试着做出一些散发黑烟的不明物体,并且献宝一样开心地拿给真绪吃。最初真绪确实是出于友情的献身精神咬了第一口,但实际的味道倒确实是远比它的外表好得多,竟然吃得有些上瘾。自从和凛月分别以来,真绪也品尝过许多有名的甜点,但总会觉得缺少一些特殊的风味了。也许缺少的只是凛月而已。


“呃……我先确认一下,你做的点心的外表……还是@*X%&……那样?”真绪做出一个夸张的手势。

“是啊,所以不太受欢迎的样子。不过吃过一次的人成为常客的概率还是挺高的,”凛月无所谓地晃晃头发,“所以需要ま~くん帮我推销啊。”

——已经成长为可以坦率地承认那种外表的甜点不会受欢迎的孩子了呢!妈妈好感动!等等谁是妈妈!

在脑内进行无意义的自我吐槽,真绪苦笑着:“既然那样的话就修改一下外表不好吗……”

“嗯……不想改掉呢,因为ま~くん接受了那个外表嘛。虽然那么多年没见面了,但我总还是想保留一些跟ま~くん的联系啊。”

“谁叫ま~くん对我来说,是非常特别的人呢。”

凛月眯细了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真绪。后者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他感到咖啡馆里有些热了。



评论(8)

热度(28)